品牌大全

美国禁购俄石油后又找上了之前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

时间:2022-05-12 09:2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其实,美国对俄能源禁运对本国所带来的经济损害有限。即便如此,美国还是积极和委内瑞拉、伊朗等国接触,以填补美国国内供应缺口。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产油国之一,也出口大量天然气和煤炭。据路透社报道,自俄罗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市场对能源供应的担忧...

  其实,美国对俄能源禁运对本国所带来的经济损害有限。即便如此,美国还是积极和委内瑞拉、伊朗等国接触,以填补美国国内供应缺口。

  俄罗斯是世界主要产油国之一,也出口大量天然气和煤炭。据路透社报道,自俄罗斯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市场对能源供应的担忧加剧,国际油价已经上涨超30%。

  3月8日,美国白宫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了禁止美国从俄罗斯进口能源的行政令。不久,多家美媒报道,为填补俄罗斯原油的缺口,美政府有意与委内瑞拉、沙特和伊朗接触,恢复或进一步增加石油贸易。

  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对此回应表示石油只是议题中的一部分。她还称伊核谈判越来越接近达成协议。如果协议达成,对伊朗制裁可能会被解除,届时伊朗石油将流入全球市场。

  此外,为了应对国内油价攀升的局面,拜登政府终于开始理睬被自己制裁的委内瑞拉,派出高级别官员访委,意图十分明确——石油。

  美国禁止进口俄罗斯能源,这让美国国内的石油价格不断升高。为此,拜登政府找上了此前被自己制裁的委内瑞拉。据知情人士透露称,美国放松石油制裁的条件是,委内瑞拉直接将石油运往美国。

  2019年1月,由于美国持续干涉委内瑞拉内政并企图通过政变等手段推翻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与美国断交。

  此后,美国不断加大对委制裁,包括禁止委原油出口,切断了该国向主要目的地美国进行的石油出口。随后,特朗普政府又对其进行了几轮制裁。

  据中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王珍分析,美国现政府继承前任对委政策,拒不承认委国政府的合法地位。马杜罗多次表示愿与美领导人会晤均无人理睬。这次多年来美国第一次派出高级别的官方代表访委,显然美国是这次会谈的主动方。委内瑞拉方面,因为久受制裁、动乱之苦,也迫切希望松解枷锁,在符合自身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同美国改善关系。

  马杜罗还颇为肉麻地表示:“美国和委内瑞拉的国旗摆在一起,他们看起来很美,这本应如此。”

  据9日发布的白宫声明称,委内瑞拉释放了两名被捕的美国人。不过知情人士透露,周末委内瑞拉和美国方面的会谈,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美国方面曾试图评估让马杜罗脱离与俄罗斯的“同盟”关系。

  不过,在美国国内,此次访问受到了多方批评。《华盛顿邮报》称,拜登政府和马杜罗政府之间关系回暖的可能性表明,在俄乌冲突期间,全球关系和价值观是如何被扰乱的。

  与此同时,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新泽西州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敦促白宫不要推进任何形式的协议。他认为:“我们不应该给马杜罗的统治注入新的活力。拜登政府团结全世界反对莫斯科的努力,不应该因为支持委内瑞拉而受到削弱。”

  据美国Rapidan能源集团董事总经理斯科特·莫德尔的说法,委内瑞拉在制裁前每天向美国出口40万至50万桶石油。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一产量可能在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增至每天60万至100万桶。

  要知道,此前俄罗斯石油出口量可达每日700万桶,因此他认为,即使委内瑞拉增加了产油量,也不会有太大作用。

  委内瑞拉石油多,但炼油能力差,短时间内产能提升有限。美国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为了缓解供应短缺,拜登已下令从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3000万桶石油,同时,拜登政府也在积极促成伊核谈判。

  不过,7日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时表示,伊朗反对制裁俄罗斯,伊朗与包括俄罗斯在内任何国家的合作不应受到制裁氛围的影响。

  阿卜杜拉希扬谈及伊核协议时说,伊朗方面正在积极工作,争取在维也纳达成一项“良好而持久”的协议,“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取得很好的进展,但维也纳还有一些问题有待解决,这需要西方的政治解决方案。”

  尽管美国方面表示不希望将伊核谈判与对俄制裁联系起来,但俄乌冲突确实给逐渐取得进展的伊核协议谈判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美国彭博社指出,在油价飞快上涨的当下,恢复伊核协议已经成为“紧迫问题”。该社预计,伊朗在达成协议后需要大约两个月时间来恢复出口,若伊朗能在几个月内向国际市场释放几千万桶石油,将有助于推动国际油价下跌。

  美国能源信息局数据显示,美国已经多年没有从俄罗斯进口过液化天然气,去年从俄进口煤炭不足30万吨。

  美国禁止俄罗斯石油进口后,英国政府表示,该国将在今年年底前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不过要指出的是,俄罗斯约60%的石油出口销往欧洲,但英国仅占其中的2%。

  其实,美国对俄能源禁运对本国所带来的经济损害有限。即便如此,美国还是积极和委内瑞拉、伊朗等国接触,以填补美国国内供应缺口。

  9日,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警告说,当前的能源形势已经“堪比1973年石油危机”。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多个成员国当时宣布禁止向美国等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出口石油,油价暴涨三倍,引发多国经济衰退和严重通货膨胀。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表示,他更希望对莫斯科施加不会让德国消费者付出太大代价的“可持续的”压力。他说,开发替代俄罗斯能源的资源“不可能一蹴而就”。

  石油输出国组织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金多则警告说:“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产能可以替代(每日)700万桶的石油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