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大全

艺术品投资长线是金 短期炒作必败

时间:2022-09-04 11:1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笔者认为,只有不断锤炼自身的眼力,树立长线是金的理念,用闲钱投资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总之,眼光、理念、闲钱、心态在投资艺术品中至关重要,谁能把握得好,谁就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涉足艺术...

  笔者认为,只有不断锤炼自身的眼力,树立长线是金的理念,用闲钱投资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总之,眼光、理念、闲钱、心态在投资艺术品中至关重要,谁能把握得好,谁就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涉足艺术品收藏的人已多达7000万。笔者认为,只有不断锤炼自身的眼力,树立长线是金的理念,用闲钱投资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近几年,随着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民间的收藏热急剧升温,各地参与各类收藏的人与日俱增。据有关人士不完全统计,全国涉足收藏的人多达7000万。有专家认为,要想成功投资艺术品,需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艺术品市场是非常残酷的市场,投资者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带来严重的亏损。那么,投资者如何成为赢家是需要认真考虑的。根据笔者的观察和研究:艺术品投资需要把握以下三点:

  眼力问题涉及到真假问题、优劣问题、价值问题三个方面。这三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那么就会发生以赝当真吃进、以劣当优买进、盲目高价吃进被套。以赝当真吃进这是古玩市场中最为常见的。比如一件清代瓷器在市场上值3千元,而赝品最多值300元,如果买家眼力不济,将赝品以3千元的价格买进,不仅损失惨重,而且会使得投资收藏信心受到打击。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批股市中的暴发户曾杀入艺术品拍卖市场,由于他们缺乏经验和眼力,不知艺术市场的水有多深,最终因大量吃进赝品而退出市场。

  假如以劣当优买进,买家的损失也会很大。以字画为例,一件好的作品和一件差的作品价格往往有着天壤之别,既使同一名家的作品,也有高低和优劣之分。比如张大千的作品,他的大幅精品或代表作在市场上动辄数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像他的《泼彩朱荷屏风》在2002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022万港元拍出;他的一把《山水》成扇在2002年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崇源拍卖会上以49万元成交。相反,张大千的一般或是应酬之作在市场上只有数万元。

  同样,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陆俨少、吴湖帆等其他名家作品也一样,好的作品和差的作品价格悬殊。对收藏者而言,假若买家只认名头,不看作品好坏,并以精品的价格吃进一般作品,其损失也就不言而喻。笔者曾见到一买家盲目花了几十万元吃进吴湖帆非常一般的山水作品,如此运作,自然损失惨重。

  至于盲目追高、高价吃进被套的现象在拍场上也是屡见不鲜。笔者曾在某拍卖会上发现,有的买家只要看到是张大千、吴昌硕、齐白石、吴湖帆、陆俨少、贺天健等大名头的作品往往举牌踊跃,志在必得。如2002年上海敬华拍卖会上,海派名家吴青霞的一幅工笔仕女画《西厢记》(121×61CM),估价3.5~4.5万元,结果被拍至7.04万元,时隔1年,这件作品又出现在上海工美拍卖会上,估价为7~8万元,结果竞拍未到底价而流标。

  假若细细分析该买家的买卖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当初以7.04万元吃进,日后必须在8万元以上抛出方才能保本。显然,这位投资者不能在短期赢利。至于未来能否赢利,则要看市场的情况了。

  大家知道,新中国成立后,国内著名的荣宝斋、朵云轩及文物商店、古籍书店、古玩商店等经营的名家字画价格非常低,像民国时期价格最高的张大千作品,那时只有数十元一幅,大幅精品在百元左右,像精品《沧浪渔笛》当时只有百元(此作在2002年苏富比拍卖会上获价552.79万港元),吴昌硕的画30~50元,金农书法对联60~80元。

  即使如此低的价格,也没有引起国内百姓的兴趣,只有像夏衍、邓拓、邓永清等层次很高的人来玩赏,那时,夏衍和邓拓都是用稿费来购买名人字画;邓永清是六机部副部长,尽管工资收入比一般人高一点,但也属于“惨淡经营“一类。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主要是社会环境、政治气候对书画不提倡。

  也许有人会说,在封闭时期买进名家字画是一种机遇,这种机遇随着国内的开放一去不复返。那么,现在市场上难道就没有机会了吗?实际上,只要艺术品市场存在,就会有市场机会,前提是你要有敏锐的眼光和良好的投资理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吴冠中和范曾的作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笔者去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的时候,吴冠中的作品也只有数百元,1984年我到北京荣宝斋看到范曾四尺整张《人物》精品挂牌价只有8千元,且这一价格无人问津。然而,10多年后,吴冠中和范曾的作品在市场上动辄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站在今天的角度的看过去,那时的机遇也够大的了。需要指出的是,如果那时吃进吴冠中或范曾的画并立马转手,恐怕很难赚钱。同样,现在市场上买进字画转手要赢利也是十分困难的,特别是拍卖场上运作,成本相当的高,因为拍卖行对买卖双方都要收取10%的佣金,还要向提供货源的物主收取1%的保管费。

  所以,艺术品这东西不太适合短线操作,它的价格上涨是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和周期,以海派名家陆俨少的作品为例,改革开放后,国家对陆俨少的作品收购价为15元一平方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涨至100元一平方尺,以后又升至1000元一平方尺。

  到1990年陆俨少山水画每平方尺高达1500美元,那时确实吓退了不少人,可是到2000年,陆俨少的作品在海内外市场上大幅攀升。精品每平方尺从3万元跃上5万元乃至10万元。这对收藏陆俨少作品的藏家来说无疑是令人振奋的消息。同时再一次验证投资艺术品“长线是金、短线是铜”的至理名言。

  由于投资艺术品是有风险的,而且这个风险还很大,因此用闲钱至关重要,否则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甚至还会引发家庭纠纷和矛盾。此外,投资艺术品心态要平和,不能浮躁。

  古往今来,古玩市场上常常会涌现出一夜暴富的故事,像著名的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就曾缔造出无数暴富的神话,而这些暴富的神话又被众多媒体不断放大,使得很多收藏者和投资者心态失衡。要知道这些暴富的藏家在藏市中毕竟还是极少数,若藏家一味想“拣漏”暴富,往往会适得其反。

  从市场上看,急功近利的情况常常发生在初涉收藏的人身上,他们由于缺乏收藏经验,总想一口吃成一个大胖子,梦想“拣漏”发大财。而从收藏的历史看,大凡有成就的收藏家,他们的藏品都是日积月累而成,有的经过数十年时间的寻觅,并非一朝一夕而成。因此,急功近利则会欲速不达,进而把自己的心态搞坏。

  总之,眼光、理念、闲钱、心态在投资艺术品中至关重要,谁能把握得好,谁就能在残酷的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